欢迎访问:伊人综合合综大香蕉-大香蕉久久爱亚洲系列-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跟美女房客的一次内射

跟美女房客的一次内射

我爸临死前给我留下了五套房子,光靠房租就能活得滋润。
  而在最近,我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
  她叫林诗曼,是一位高中英语老师,人长得漂亮,性格温柔,平时和我打招呼都是笑不露齿的,气质简直没话说。
  她老公和她一样也是老实,教高中数学,因为家里拆迁没地方住,便暂时在我这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居室。
  而这也让我有了充分偷窥林诗曼的机会。
  那天下午,趁着夫妻二人上班的时候,我和以前一起卖电脑的同事刘浩偷偷在他们家里装了几个针孔摄像头,隐蔽性高,还能窃听声音。
  晚上7点左右,我正在吃饭,就听到外面林诗曼和她老公从我家门外经过的动静,心中一喜,连忙跑回卧室,随即便看到电脑监控画面出现了夫妻二人的身影。
  林诗曼一套黑色OL职业装,贴身的剪裁将其曼妙玲珑的曲线衬托的淋漓尽致,正弯着腰,扶着鞋柜换鞋。
  因为摄像头在客厅吊灯边上,是居高临下的角度,我便看到林诗曼白色衬衫的衣领中深深的沟壑,将画面放大,还能感觉那对白胸微微起伏的迹象,身体一下子便有了反应。
  接着林诗曼换衣服,不过她居然跑进了洗手间。
  我心里有点郁闷,要知道在洗手间里安装很容易被发现,虽然下午的时候我很想,但无奈只能作罢。
  接下来就没什么好看的了,林诗曼换了一套睡裙便开始做饭,她老公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不过我并不着急,说不定晚上有好戏看。
  果不其然,到了晚上10点左右,正坐在沙发看电视的丈夫王忠文有些按捺不住了,搂住林诗曼想要和她亲热。
  林诗曼说有点累,但拗不过丈夫的执着,随后二人便一起进了卧室。
  刚上床,王忠文便迫不及待的抱住了林诗曼,手伸进了她的衣领,肆意玩弄。
  我身体的邪火一下子窜了上来,立即将卧室监控画面调成全屏模式。
  林诗曼面颊红了,似乎有了感觉,便主动和丈夫接吻。
  王忠文趁机就解开她的衣衫,接着林诗曼的裙子也被掀起,马上她像是剥了壳的鸡蛋,雪白的让人冲动。
  我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眼睛瞪直了,看着林诗曼雪白美妙的娇躯直咽口水心里想着如果此刻和她亲热的是自己,哪怕自己少活一年也值了。
  接着王忠文便对林诗曼展开进攻。
  “老公……”她显然已经受不了了,娇喘着说道。
  这时,林诗曼则面色通红,紧咬红唇,一脸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只是想不到还没坚持到两分钟,王忠文就完事了,面带羞愧之色说了声对不起。
  林诗曼似乎已经习惯了,温柔的说道:“没事,你起来吧,我去洗把澡。”
  林诗曼光着身体走出卧室,站在客厅微微叹了口气。
  看样子,王忠文完全没法满足她的需求,令她很失望。
  我心里却有点兴奋,如果长期没人犁地,那便给了我充分的可乘之机!
  随后,我对着电脑二人亲热的监控录像狠狠发泄了一会。
  第二天,王忠文去上班了,没想到林诗曼却留在家里,让我有些诧异,也十分欣喜。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在监控里偷窥她一整天了。
  渡过一个平静的上午,到了下午,她午睡过后,居然把睡衣给脱了下来,身上黑白相映,雪白完美的胴体诱人至极,让我顿时有了反应。
  她拿着衣服,然后就这样走进了洗手间。
  难道她是要洗澡吗?
  我心中一动,脑海里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
  我马上下楼去了水井房,找到她们家501的水阀关掉。
  果然没过两分钟,林诗曼就打来电话。
  我心中欣喜,连忙接通了电话,只听林诗曼说道:“房东,是不是停水了呀,我洗澡刚洗到一半就突然没水了,怎么回事呀?”
  我心里暗自偷笑,脑海中幻想着满身泡沫的林诗曼,小腹发热了起来。
  表面却一本正经道:“没有呀,我家没有停水,也没接到什么停水通知,是不是你家热水器坏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我一边说一边回到卧室。
  监控画面的客厅里便出现了林诗曼的身影。
  她正裹着一件浴巾站着跟我打电话,雪白丰满的高耸和两条光滑的大长腿露出大半,胸口,脖子还有头发上有不少泡沫,性感美艳至极。
  我狠狠咽了咽口水,将监控画面调成全屏模式。
  “不是热水器的问题,厨房的水龙头也没水了。”
  “或许是你家水阀出问题了吧,我来帮你看看。”我认真的说道。
  “不用了,还是等我老公回来再说吧。”
  “你租的是我的房子,家里出了问题,我肯定要把修好的,你就别不好意思。”
  挂了电话,不由分说我就快步离开家,心里兴奋异常,这样一来就可以和只穿着浴巾的林诗曼近距离接触了!
  我的心砰砰直跳,在她家门口敲了敲门。
  第二章过了一会,门终于开了。
  和监控画面上看到的一样,林诗曼身上只裹了条浴巾站在我面前。
  修长的玉颈、漂亮的锁骨、圆润的香肩、芊细的玉臂,以及两团被遮挡一半的丰满,无一不牵动着我的神经。
  浴巾的下摆在监控画面中看不出来,没想到这么短,堪堪遮住翘臀,两条沾着水和泡沫的雪白大长腿有些拘谨的站着,雪白小巧的脚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更增添了可爱和性感。
  如此近的接触,我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的体香混合着洗发水沐浴露的香味。
  我身体当即有了强烈的反应,将裤子一下子撑了起来。
  林诗曼似乎注意到我裤子的异样,面色羞红,十分尴尬的说了一句:“实……实在不好意思,房东,真是麻烦你了,我本来打算等我老公回来修的。”
  “没关系的,让我看看怎么回事。”我随着林诗曼进屋。
  她走到我前面,将背影留给我,实在是诱人至极。
  “你今天不用上班?”我随口问道。
  “嗯,今天没我的课。”林诗曼红着脸问道:“你要看看水阀吗,在厨房。”
  “我先看看浴室的热水器。”我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和林诗曼一起进了浴室,我装模作样的摆弄着热水器,眼角的余光却不时瞟向林诗曼饱满的胸和深深的沟壑,憋得自己坚硬如铁,撑得我很难受。
  因为只穿了条大裤衩,所以看上去很明显。
  在我偷看林诗曼的时候,发现站在一旁的林诗曼除了害羞和尴尬,也在不时的朝我的帐篷处偷看,眼中似乎带着惊讶的神色。
  大概是因为她看出我的反应比她老公要厉害的缘故吧。
  “看你身上全是泡沫,要不先去我家里洗个澡吧,我家里有水。”我趁机说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你看看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林诗曼害羞的婉拒道。
  “没关系的,我就在你家帮你查看问题修理,我家里没人,你放心大胆的洗澡就可以了。”
  听我这么说,林诗曼心中的顾虑似乎消除了不少,说道:“嗯,那……那真是谢谢你了,洗澡洗一半真难受,麻烦你帮我修一下。”
  我微笑着点头说没事。
  林诗曼拿着换洗的衣服离开了,我心里十分激动,想不到林诗曼有一天会在我家浴室洗澡!
  我的目光随即落在角落的洗衣机上。
  洗衣机盖子没关,很容易就看到里面夫妻二人的衣服,在最上面的就是一条黑色的文胸和黑色雷丝裤裤,显然是她刚才洗澡的时候脱下来的。
  我将那条性感的黑色雷丝裤裤拿了起来,马上就感受到残留在上面的体温。
  放在鼻间闻了一下,除了她身上的体香,还有一丝别的气味。
  但这气味却激发了我的男性荷尔蒙。
  刚才面对林诗曼的时候,我已经难受的不行,现在又闻到了这种味道,不禁幻想着她穿着这条裤裤的诱人模样。
  我小腹火热,鬼使神差的直接将内裤揉成一团压在我的嘴巴和鼻子上,那股独特的气息瞬间冲入鼻腔。
  原先我还想着回家看看林诗曼美人出浴场景,顺便和她有更多的互动,但却因为这条裤裤而爆发了体内的欲望。
  我贪婪的吸收着这裤裤上独特的气味,整个人就好像要升天了一样,脑海浮现出昨晚她和王忠文亲热的画面,浮现出她曼妙雪白的身躯,不禁幻想起她老公变成了我,我在用尽浑身的解数玩弄她,让她痛苦而享受,香汗淋漓。
  我的双眼通红,完全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场景里,以至于洗完澡的林诗曼出现在浴室门口,我都浑然不觉。
  “房东,你在干什么?”林诗曼疑惑而温柔的声音却如炸雷一般,在我耳边响起。
  我一边动作,脑海浮现出昨晚她和王忠文亲热的画面,浮现出她曼妙雪白的身躯,不禁幻想起她老公变成了我,我在用尽浑身的解数玩弄她,让她痛苦而享受,香汗淋漓,不住的申吟。
  我的双眼通红,完全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场景里,疯狂往巅峰攀登,以至于洗完澡的林诗曼出现在浴室门口,我都浑然不觉……
  第三章“房东,你在干什么?”林诗曼疑惑而温柔的声音却如炸雷一般,在我耳边响起。
  我浑身一震,要是被林诗曼发现,我在她心目中的和蔼可亲的房东形象就彻底毁了!
  幸好因为我是面向角落,背对着林诗曼做的,所以当我转身通红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面对她的时候,她的神色中也只有疑惑,倒是并没有发现我的猥锁行为。
  “没……没做什么,你这的水井房水阀出了问题,我待会就帮你弄好。”
  我没敢在林诗曼家多待,因为要处理刚才冲动造成的结果,狼狈的逃离她家,回到家后就解开裤子,将她的裤裤取了出来。
  随后重新打开了水阀。
  刚打开就接到了林诗曼打来的电话:“房东,我家里有水了,是你帮我弄的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知哪个缺德的家伙把你家总水阀关掉了,我现在打开了。”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随后的几天,我在家里唯一的乐趣就是通过监控画面偷窥林诗曼的日常生活。
  星期五下午,王忠文找到我,要请我去他家喝酒。
  我虽然竭力推,但最终拗不过王忠文的热情,最终只能答应下来。
  而且,凭借这次和林诗曼亲近的机会,我心里其实开心不已,没想到林诗曼厨艺很好,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样样可口。
  我和王忠文边吃边喝,我也终于知道他请我吃饭的原因。
  原来最近他们手头有点紧,希望我能宽限房租时间。
  我自然说没事。
  夫妻二人很开心,赶紧敬我酒。
  饭桌不是很大,林诗曼就坐在我和王忠文之间,她没喝酒,只是以茶代酒来敬我。
  我和王忠文都喝了不少,后来他有点吃不消了,就去了趟厕所。
  等王忠文离开后,客厅就只剩下我和林诗曼了。
  我也喝多了,目光不自主的落在林诗曼身上。
  她穿着一条浅绿色的连身裙,露出芊细的玉臂和两条雪白丰满的大长腿。
  因为坐的比较近,我能闻到她身上香味,那大腿白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极具诱惑力,让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或许是酒劲上来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有些冲动,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性感。”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再把事情告诉王忠文,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
  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行为,林诗曼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我,脸色瞬间就红了。
  她马上躲开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说道:“估……估计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担心她会将这事告诉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如坐针毡的等着夫妻二人回来。
  过了一会,林诗曼扶着王忠文从厕所出来,王忠文已经彻底醉了,不省人事。
  主人家都醉了,我也只能回去,回到家满脑子都是刚才摸林诗曼大白腿的画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乱想,这一想就心动了,一双脚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她家门前。
  正想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估计是我离开的时候门没关上,而林诗曼也没注意到。
  我悄悄推门而入,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不过洗手间的灯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一些怪异的动静。
  我本来想叫林诗曼的,听到这动静便叫不出来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间。
  “嗯…”
  “…”
  然后就听到一些很清晰的申吟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偷偷靠在洗手间的边缘,透过门缝,我看到……
  我浑身一震,心里的邪火疯狂烧了起来,林诗曼在洗澡的时候居然干那种事!
  第四章我的身体火热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随着林诗曼一声亢奋的叫声,浴室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过了两分钟,连水声也停了。
  我心中一惊,该不会已经完事了吧。
  急忙转身想要逃离,没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脚踩到了右脚的携带,身体一个不稳,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动静。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林诗曼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林诗曼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雪白曼妙的胴体一览无余,尤其是我手撑着地板上的角度,从下往上,看到的便是两条光滑雪白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尤其是那一对玉兔,峰峦俊秀、婀娜多姿,实在美不胜收,颇为壮观。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林诗曼的身体。
  林诗曼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忐忑。
  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是变态的偷窥狂,出来向我质问,或者干脆报警?
  我有点紧张…等了好一会,林诗曼终于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穿上了平时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红,躲开我的目光,低声问道:“房东,你……你怎么会在这?”
  “林老师,你千万别误会,我回去睡觉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机落在你这了,刚好门又没关,我就进来找手机,结果……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紧张的解释道,自己也觉得十分尴尬,同样不敢和她对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林诗曼稍微冷静了一点,追问。
  “刚来,刚来。”我马上说道。
  “怎么不叫我一声?”
  “因为你在洗澡……”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听到我的话,林诗曼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一直红到了耳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就是洗澡的声音。”我瞟了她一眼,看到她睡衣里的酥胸半露,在微微起伏着,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美人出浴的画面,裤子一下子又撑了起来。
  林诗曼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林诗曼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卧室,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林诗曼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又过了十分钟,她才关掉客厅的灯,回卧室睡觉。
  我也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林诗曼雪白诱人的身体。
  第二天是星期六,林诗曼和王忠文都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
  林诗曼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令我庆幸至于心里又有些开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国庆。
  这期间,我和林诗曼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想看她的身体,也只能隔着屏幕,让我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我琢磨着再次亲近林诗曼的机会,想不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安排。
  国庆前一天晚上,我的另一对房客找到了我。
  一个叫杨明,另一个叫曹宇轩。
  二人是一对基佬,杨明是个中年人,听说还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来这里住。
  而曹宇轩则是个小伙子,长得很结实,听说当健身教练的,但说话却有些娘。
  他们想去B市白鹤山旅游,因为组团价比较实惠,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本来懒得去,但杨明却说王忠文夫妇答应了一起去,这让我内心起了一丝波澜,马上答应下来。
  十月二号,我们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王忠文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林诗曼。
  林诗曼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
  车子开往B市的过程中,夫妻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王忠文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
  林诗曼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不过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王忠文有些困意,便抱着双臂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林诗曼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第五章林诗曼明显吃了一惊,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王忠文那边。
  林诗曼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亲不自禁的把玩她的手,没想到就在这时,林诗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丈夫。
  王忠文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
  林诗曼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王忠文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拜托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不自主的松手。
  然后她就和丈夫换了位置。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王忠文不时去看林诗曼。
  林诗曼始终扭头看向车窗外,没有任何转过来的意思。
  但是看她的侧脸,依旧有些红,可能对我刚才做的事一直心怀芥蒂吧。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丈夫说,也算是给了我一种鼓励吧。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B市的白鹤山。
  白鹤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等等旅游景点。
  对于什么白鹤山的景点,我自然不感兴趣,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林诗曼分开坐了,她和王忠文坐前边,我坐在后边。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3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令我想不到的是看似娇弱的林诗曼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王忠文爬到一半就爬不动了。
  反倒倒是林诗曼,虽然浑身香汗淋漓,累得面色通红,但还是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于是我和林诗曼一起爬石阶,没多久,已经把王忠文、杨明和曹宇轩三人甩出一截。
  我在林诗曼前面,不时回头看她,甚至有想要伸手拉她的冲动。
  林诗曼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明显看出饱满的轮廓和芊细的腰,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林诗曼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沿着台阶往下,跑到她身边,将其一把扶住,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林诗曼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娇声喘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又拿出包里的矿泉水递给她。
  林诗曼喝了大半瓶,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我说道:“刚才真把我吓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诗曼摆了摆手,喘着气说自己没事。
  此时,我就坐在她身边,一只手几乎贴着她的臀部。
  我虽然很累,但抵不过心中的兴奋,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靠了靠,二人几乎贴着身体坐了。
  我手触碰到了丰满柔软的翘臀,不仅如此,无意间的低头,却透过林诗曼的衣领,看到两团沾着汗水,雪白丰盈的半球,还被黑色的文胸包裹住了。
  我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随即又转移到那两条修长光滑的美腿上。
  林诗曼个子很高,显得两条腿很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本来想做一些大胆的举动,想不到王忠文三人上来了。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笑道:“你们还挺快的。”
  众人又休息了一阵,才继续往山上寺庙爬,到了寺庙拜了佛,我还捐了两百功德钱。
  没想到大家在后山玩的时候,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我的美女房客”,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林诗曼突然说自己耳环掉了。
  我们的目光都落在她耳朵上,果然原先上山的时候还戴着的耳环就只剩下右耳上的一个。
  王忠文问她哪里掉的。
  林诗曼说从寺庙出来的时候还在,估计就是在后山掉的。
  王忠文说算了,下次再给她重新买。
  “这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帮我买的,具有纪念意义,不能就这么掉了。”
  林诗曼俏脸板了起来,干脆一个人继续寻找。
  我见势连忙跟了上去,说道:“我陪你一起找。”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面色微微泛红,又赶紧挪开目光,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继续寻找。
  后山没什么旅游景点,所以游人很少,林诗曼沿着刚才走过的路寻找,逐渐到了山林深处。
  我突然眼前一亮,一簇草丛中有东西闪烁着亮光。
  我走过去,拨开草丛,立刻就发现了她的耳环,捡起来欣喜的说道:“我找到了!”
  我拿着耳环示意给她看,林诗曼激动的跑了过来,从我手里接过,脸上全是失而复得的笑容,开心的像个孩子。
  她跟我道谢之后要戴上耳环,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我的美女房客”,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估计是激动的缘故,戴了半天也没戴上。
  我接过耳环,看着她白皙动人的脸颊,珠圆玉润的耳垂,如此近的距离还能闻到她身上的芳香。
  我内心再次产生冲动,再为她戴上耳环的时候,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林诗曼娇躯一颤,扭过头来用惊讶的目光怔怔看着我。
  我心里也是豁出去了,一咬牙,将尚未反应过来的林诗曼一把紧紧抱住,激动的说道:“林老师,我喜欢你!”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婚后的一次偷情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